徐州,城下叠着几座城?

徐州城下叠着几座城?“徐州古城自建城以来,屡淹屡建,几乎未易其地,这就是徐州人‘安土重迁’的故乡情怀吧。”站在市中心彭城广场的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前厅,徐州博物馆副馆长原丰感慨,“经过2000多年的岁月洗礼,徐州人在这片土地中留下了层层奋斗的足迹。”历史文化遗产是城市生命的一部分。即将亮相的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以“原址原真”保护展示的方式,让埋藏地下的文物在城市更新中“活”起来。这座全国首座以“城下城”命名的城市遗址博物馆,展示了我国乃至世界城市史上罕见的叠城奇观,也彰显了徐州建设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底气。在“徐州原点”上回望历史行走于焕然一新的彭城广场,面对车水马龙的淮海路,朝气蓬勃的城市脉动扑面而来。谁曾想到,脚下的这片土地,埋藏着数层前世的古城,浓缩了城市的荣辱兴衰。彭城广场地处徐州市老城区的核心地段,堪称“徐州原点”,是徐州市重要的城市会客厅和市民生活广场,也是经过考古证实的春秋、两汉、唐、明、清等徐州古城遗址的富藏区、是现代人了解徐州历史的一个窗口。流水带不走光阴的故事。撰写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布展大纲的陈浩告诉记者,从1930年到2020年的90年间,徐州有关城下城的重要发现达30次,特别是近年来在市中心商圈高层楼宇的地基建设中,城下城遗址频频现身——2000年,在金鹰商厦工地考古中,发现大面积明代建筑遗存;2004年,在皇城大厦工地考古中,发现明代徐州卫遗址;2005年,在金地商都二期工地考古中,发现汉代夯土台基;2008年,在彭城壹号工地考古中,发现明代州署遗址;2012年,在苏宁广场工地考古中,发现明代文庙石碑;2020年,在彭城广场工地考古中,发现汉代至明代文物遗存……古彭城沉没又崛起的印记,一笔笔写在市中心方圆一公里内。地下城作为历史的见证穿越而来,地上城在火热的建设中日新月异。彭城广场初建于1988年,建成后的广场南北长400余米,东西宽260余米,是当年18项徐州城建重点工程之一。1998年,彭城广场再次进行大规模改造,在主广场建有一座球体的花岗岩雕塑,这就是徐州市零公里标志,寓意着徐州人民从这里起步,继古开今,再创辉煌。2022年7月1日,彭城广场复绿工程竣工后,再一次以全新的面貌提升生态功能、社会功能、人文功能,服务市民。在城市更新中赓续文脉在彭城广场的南端,顺楼梯下到负一层,数扇高大的带着金色铺首的红漆大门内,便是珍藏着徐州两千年城市发展印迹的城下城遗址博物馆。“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是市委市政府统一规划部署、徐州地铁集团投资建设的重点文化项目。”徐州地铁公司资源开发分公司总经理于飞介绍,“遗址博物馆位于徐州老城南北历史文脉轴上的重要节点,承担着妥善保护和展示好徐州古城地下蕴含的丰富历史文物和城市遗址的重要角色。”早在这里的地铁一、二号线换乘站施工之前,考虑到彭城广场地下文物埋藏区的安全,徐州博物馆考古部门在实地勘探后,明确了实施抢救性发掘的意见。2016年10月,根据文物部门意见,在彭城广场南部、地下慢行系统的核心位置预留了城下城博物馆的位置。2019年10月,徐州地铁集团专项启动了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的设计和建设工作,坚定了“原址原真”保护展示的决心。从2020年4月至11月,随着考古发掘的推进,新发现不断。“从彭城广场城下城遗址发掘情况看,该处房址为明代徐州城内居民建筑遗存,有铁匠铺、磨坊及灶台等生活设施,出土了大量建筑构件及生活器具。与此同时,位于彭城广场东北的文庙街区考古工地,清理出道路、河道、桥址、码头、窑址等100余处。”徐州博物馆文庙考古工地队长王庆光说,“这些遗存,为城市文脉留下了原始物证,为建设城下城遗址博物馆提供了丰厚的文化和物质基础。”“城市文脉是城市的集体记忆,续写着城市的编年史。”徐州民俗专家李世明表示,“近些年,徐州充分发掘自身的特色优势,在城市更新中延续城市文脉,擦亮了城市文化的金字招牌。”在一眼千年里拥抱未来过去4年间,考古人员在城市心脏埋头深耕,博物馆的建设者们在保护原址的基础上破除艰难,将博物馆由原预留面积1200平方米扩大至现在的3700平方米。“在市中心建一座遗址博物馆,展示徐州城下城考古发现成果,体现了市委市政府保护城市文脉的格局,也是徐州文博工作者多年的心愿。”为了让出土的建筑文物更好地与遗址博物馆环境相融合,徐州博物馆文保科技部的工作人员近日又对文物进行了再修复,尽可能地让这些生活器物还原到它们从前的样子。即将亮相的徐州城下城遗址博物馆,重点展示了在此发掘的遗址原貌,包括院落4座、房基14间、路面遗存2处、水井1处、灶台遗存1处等,在遗址区东部还展示了近千平方米已探明的未考古区域,有待日后边展陈边开发。“湮没的古城”“尘封的遗迹”“叠城的秘密”……在博物馆门厅、序厅中展示的图片、实物和视频,犹如一部徐州历史的大书。沿斜坡上行来到遗址考古大厅,通过架设于考古探方上的透明玻璃长廊,即可“走进”被时间定格的一幕幕历史场景之中,于徐州“城下城、街下街、井下井”的叠城奇观前,一眼望千年,一馆览万象。从遗址考古厅穿过下沉广场,不觉间又回到了地面。站在彭城广场边角远观城下城遗址博物馆全貌,博物馆的壳体缓坡屋面与广场的标高顺接,形成博物馆北端顶部微微翘起的建筑景观,形象地表达了将千年古城从广场地面掀起盖头向后人展示的创意。立于“徐州原点”,眼前的徐州最高楼苏宁大厦耸向蓝天,背后的遗址博物馆深入城腹。在历史与现代的融合中,包容开放的徐州正以昂扬步态,一路向未来。记者 张瑾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