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坛杯游徐州小记(中学)

杏坛杯游徐州小记(中学)我们三俩好友,相约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目的不在于游玩,而在于散心。于是,我们坐上了开往南方的高铁,来到了第一站——徐州。小雨,微醉。 从早上出门,雨随我们的步伐到了龟山汉墓。虽是夏季,却有北方春雨般柔情,天不闷热,反而带有一丝凉意。手触到的空气,湿润而不油腻,一切,都刚刚好。 初入古墓,气温随入洞的深度有了很明显的变化,我们跟随大部队,耳听讲解,环视古墓,时不时还要按下身上竖起的汗毛。若是自己游玩,估计就不敢进了。汉墓工程巨大,不得不佩服古人的劳动与智慧。楚王刘注最终没能归天后入东室(龟山的中心),本是天意,是君王,又怎敢违背。 雨未停,刚从墓地出来的人,如脱胎换骨,没有参观时的屏息凝视,没有感受历史文化时的庄严肃穆,还有那生怕打扰凉意透骨的空气与灵魂交织而凝聚成的水滴。走出汉墓,跟随讲解员来到神龟面前,祈福,抚摸,预祝,延年益寿,心想事成…… 跳动的小雨并没有打扰我们游园的雅兴,而是跟随我们的步伐,时而停停,时而走走,无形的陪伴突然变成了有形的快乐,萦绕在我们身边。 天晴,寂寥。 午饭过后,小憩。雨过天晴,但不能说晴空万里,因为这晴天总还留有对雨的余情。 与君商量,决定动身去人口夸赞的云龙湖瞧一瞧。云龙湖旁边,有一云龙山,当地人说,站在云龙山,能看到云龙湖的全景。我们先去爬山,再赏湖。 一路穿行林荫道,没多久便到山脚下,抬头一看,不禁有些失望,山不高且延绵,相比北方的崇山峻岭来说,这哪能称作山。我们拾级而上,经过云龙书院,本想进去参观一下,一师傅正巧开门,出来了一群“书童”,嘴里不时你句我一句的唐诗宋词,这才发现,时间不早了。为观得云龙湖全景,我们快步上山。 从书院西门往山上走,周围特别静,甚至能听到鸟儿啄食,树叶细语的声音,真是无声胜有声啊。到了山顶,有个观景亭,我们爬到亭子的最上层,果真,云龙湖景色尽收眼底。站亭上,环顾四周,这云龙山,却是一方净土。没有太多世俗的纷扰,独立于尘世之外,在延绵的不远处,一直守护着云龙湖。山水如此相依相爱,脱离世俗的功名利禄。而人与人之间,若能如此,也可以走的更长久。 黄昏,山下。下山途中,不时还看看云龙湖的景色,角度不同,由全景变成聚焦,饭后,小饮半杯,漫步于湖边,风把握的力度正如这山配的湖,恰好是最舒服的温柔。 站在湖边,看山,起伏有度的连绵着独立于世的傲骨,如眉峰;看水,荡漾的涟漪波动着柔软的心弦,如明眸,这说的正是“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啊。不知不觉已从湖边走到湖中间,这小岛,并不孤单,由桥连接,还有其他半岛相伴;这桥,似回忆,连接着过去和未来,却又定格现在的愉悦与美好。这似有似无感觉,却不能丢弃,因为只有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回忆满满的徐州,开启了散心第一站。也诠释了:旅行虽美,但生活才是常态。散文 泰安市新泰市翟镇初级中学 伊晓静壹点号 在水伊方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