睢宁古邳:“善人”结“扇缘” 小蒲扇趟出致富路

睢宁古邳:“善人”结“扇缘” 小蒲扇趟出致富路

中国江苏网12月1日徐州讯 走进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杨新明夫妇的家中,一方小小的桌台排着不同型号的剪刀、镊子、小锤以及各色的棉线,墙上挂满了制作好或者还未完成的怀中抱子扇。

善人”结“扇缘”

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早在1915年,一把由古邳街李凤祥之妻精心编制的怀中抱子扇便作为“江苏名片、中国文化代表之一”获得首届“巴拿马国际博览会银奖”。千年蒲,千年扇,那时候的古邳,勤劳的小妇女将湖滩河旁的蒲草收上来,巧手翻飞,于是家家户户都能有几把工艺精美的怀中抱子扇。后来战火连绵,这项手艺几近失传。

杨新明夫妇与怀中抱子扇的缘起,可以说是“善人”结“扇缘”。30多年前,一位过路的老婆婆经过杨新明的屋前,向他讨碗水喝,善良的夫妇俩不仅给老婆婆端来茶水,还热情地请她进屋避暑。闲谈中老婆婆告诉夫妇俩,她此行是要去集市上卖怀中抱子扇,并拿出包里还未完成的扇子现场编起来。夫妇俩感慨于扇子的精美,当即跟老婆婆学习起扇子的编制方法,还买下了一把怀中抱子扇。“我花了5元钱,那时候是咱老两口一个月的生活费。”提起这事儿,杨老师一阵感慨,至今,这把扇子仍完好无损地挂在他的家中,颜色与形状,一如当年。

选料“百里挑一”手感“千锤百炼”

怀中抱子扇的编制并不容易。一是原料采集难。怀中抱子扇的编制,从选料就开始“百里挑一”。此扇的原料,选取古邳当地一种独特的细、小、香、母蒲草编制而成,蒲草喜水且生长有时限,杨新明夫妇需要在最热的六七月份下到古黄河水域,用镰刀一把一把地将蒲草割下来。割回来的蒲草要晒上三天三夜,为了保证晒色均匀,每隔一个小时便要把蒲草翻晒一遍,历经三天的日晒夜露,蒲草才能由青转黄,这还不算完,要想编出最好的扇子,蒲草要“毫发无伤”,那些有斑点、粗细不一的、有丁点伤痕的蒲草要全部挑拣出来,余下的蒲草寥寥,这便是编扇的原料了。

二是编制工艺难。晒干后的蒲草经分拣后扎成手握的一束,普通扇子打一层即可,而怀中抱子扇需要打一大一小两层,小扇面嵌在大扇面里,编的时候需要用刮板将蒲草里的气刮出去,力度小了刮不齐,力度大了伤蒲草。要打好怀中抱子扇,最难控制的便是扇子的形状。编制时会用到平纹编、斜纹编、花纹编、宽窄绫编等编制样式,扇子的弧度要拐好,拐不好扇子就难看,这需要成年累月编出来“手感”。夫妇俩同心协力,刘老师编好扇面,杨老师就开始巧用丝线,把扇子扎出“花儿”,扇柄上丝线缠绵,缠出一手好技艺。有时候杨老师还会用烧红的铁丝,在扇面上作一幅“山水画。”铁丝温度极高,而蒲草纤细柔弱,稍不注意力道,就能把打好的扇子烫出个洞来。

走出“文化产业”富民新路径

怀中抱子扇虽是古邳的名特产,但知道的人少,会编的人更少。在过去,它也曾是许多家庭增收的“副业”,那时候家前家后蒲草疯长,大家闲来无事就去打个粗扇子上街卖,由于怀中抱子扇工艺复杂,所以编制的人就比较少。后来经济好了,很多人外出务工,就更不愿意再去编制费时费力又不赚钱的怀中抱子扇了。杨新明夫妇深觉这门手艺不能失传,于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着。

县政协委员、古邳镇统战委员陈静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立刻来到杨新明夫妇家,了解怀中抱子扇的编织技艺与发展困难。她认为这项优秀的编制技艺决不能失传,必须发扬光大。怎样才能将怀中抱子扇推广出去呢?为此,陈静多次借助县级、镇级举办的纳凉晚会,将怀中抱子扇带到舞台上来,请杨新明夫妇亲身讲述怀中抱子扇的历史发展,让更多人了解它。同时,陈静利用微信公众号,精心制作了几期文章介绍,一时间,怀中抱子扇不仅勾起了老古邳人内心深处的“怀旧情结”,还引起了不少外地人对怀中抱子扇的关注与向往。

孩子们的学习能力是最快的,陈静看到古邳中学有教孩子们编制怀中抱子扇的兴趣课程,就建议学校继续办好培训班,发扬传承好怀中抱子扇。为了能够将这门手艺更好地传承下去,杨新明夫妇和学校朱烁红老师还共同编写了《怀中抱子扇的编制》一书。

后来,在陈静的带领下,越来越多的政协委员参与到怀中抱子扇的发展工作上来,不仅让文化产业继续传承,还让乡土人才资源成为推动乡村振兴、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如今,半山社区“怀中抱子扇”编制基地里,古邳镇许多留守老人与妇女就业创业,探索出了一条“文化产业”富民的新路径。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