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练习小提琴8-10小时 徐州12岁男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每天练习小提琴8-10小时 徐州12岁男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这个暑假,对于12岁少年苗瀚文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从三岁半接触小提琴,9年的坚持训练,让他在这个暑假完成了自己梦想的第一步,被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小提琴”专业录取。

他是怎么做到的?8月16日中午,记者与苗瀚文、其父苗正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交流。希望他的学艺之路,能够给正在学习艺术的孩子和家长一些启发。

记者 李小委 秦媛 实习生 孙宇

受家庭环境影响

走上了学琴之路

今年12岁的苗瀚文小学毕业于青年路小学,翻看他的简历,典型的“别人家孩子”;

5岁开始跟随徐州市音协主席、国家一级演奏员冯维箫老师学琴;

10岁开始跟随中国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岳麟教授和冯惠美教授学习;

10岁获得江苏省小茉莉花奖小提琴金奖;

11岁参加第二届新加坡国际音乐节西洋器乐大赛,第一次出国比赛,获得金奖,并获得了国际专家一致好评。

小小年纪有如此丰富的“艺术生涯”,和家庭有着直接的关系。苗瀚文的爸爸苗正是徐州市歌舞剧院国家级小提琴演奏家,其爷爷也是从事与艺术相关的工作。受家庭影响,苗瀚文从小就开始接触舞台,这也让他在幼小的心灵中有了一个目标,希望和爸爸、爷爷一样站在舞台上,接受掌声和鲜花。

“很多人问我,你的孩子是不是有天赋?天赋非常重要的,但同样重要的是坚持,尤其是家长必须要坚持和陪伴。”苗瀚文的爸爸苗正告诉记者,学习音乐对孩子自身条件要求很高,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

“让儿子学习小提琴时我也曾犹豫过,但是一次偶然机会,让我们发现他的耳朵特别灵敏,音准也特别好。当时儿子只有三岁半,在一位教乐理的朋友那里听了几个音节后,他很精准说了出来,朋友惊讶不已,问我们是不是在家单独教他了。”苗正说,在这件事之后,他开始慢慢引导儿子接触小提琴,四岁时正式开始教他学习小提琴。

每天进行8到10小时的练习

“选择就一定不要轻易放弃!”苗正说,刚开始学习小提琴的时候,苗瀚文也站不住,练一会就想偷懒。因此他就一直陪在孩子身边,听儿子练习的每一个音准,并把老师教学内容和儿子一起探讨,让他时刻保持高度的注意力去练小提琴,慢慢的练习时间就越来越长。

苗瀚文四岁接触小提琴后,先后跟随徐州市音协主席,国家一级演奏员冯维箫老师、小提琴演奏家岳麟教授和冯惠美教授学习,并获得了教授小提琴老师们的肯定。这也让苗正有了破釜沉舟的计划———走专业路线。

为了能够有更长的练习时间,苗瀚文四年级开始休学,每天进行8到10小时的练习。在这期间,苗瀚文也遇到了多次疲劳期。“长时间练琴是一件极其枯燥乏味的事,孩子年龄又小,很难长时间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因此常会出现注意力不专注以及老问题屡犯不改等现象。”苗正说,面对这样的问题他也曾在孩子面前暴怒过,甚至因为这些问题先后砸坏了儿子的3把小提琴,价值都在4万元左右。“其实也曾想过让孩子放弃这条路,这不仅仅消耗的是金钱,还有孩子的时间、精力、童年该有的乐趣。但是每次在两人都平复下来后,又不舍得去放弃。”苗正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儿子对梦想的执着,在第一次砸琴冷静了一周后,儿子主动找到他,希望继续练习下去,并承诺一定会好好练琴。

“练琴的确很累,常常为一个音符练上上百次,甚至上千次都有。”苗瀚文说,他也想和爸爸、爷爷一样站在舞台上,这样想之后,练琴就不累了,如果一天不练反而会不习惯。现在感觉就是练琴和吃饭、睡觉一样,是生命中的一部分,不可或缺。

为了在专业上能够有更高的提升,10岁之后,苗瀚文和爸爸开始在北京、徐州之间“跑课”,隔一段时间就去北京进行专业的强化学习,疫情期间不能外出时,他们就通过视频与北京老师进行专业学习。

一家三口搬到北京租房学习

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是中国目前系统学习音乐的顶级专业院校之一,每年均有一批具有较高音乐造诣的学生通过全面严格的选拔进入,吕思清、郎朗等一批少年英才就是从这里脱颖而出。

为了更好的备考,去年,苗瀚文全家决定改变“走学”的方式,住在北京进行系统学习,这样可以加密专业课程,提高更快。为此,他们一家三口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附近租房学习。“这一年在北京,除了外出学习,儿子几乎没有下过楼。”苗正告诉记者,在北京期间,苗瀚文每天早上5:30起床开始练琴,一直到晚上10点才停下来。之后还要进行文化课的学习,睡觉时间都是在晚上11:30之后。因为长时间的站立练琴,导致苗瀚文的腿部血管有些轻微突出。

“那段时间真的是魔鬼式集训,因为不想在经历一次这样的折磨,所以每一次都会很认真去对待。”苗瀚文说,在北京期间爸爸妈妈一直陪在身边,除了买菜、下楼打水,爸爸妈妈也很少下楼,就一直陪在身边练习。每一次累得疲倦想懈怠时,爸爸就会在旁边适时引导他,并一直给予鼓励和建议,爸爸最常说话就是“既然要练琴就要好好练,要把练习小提琴当作一项专业去学习,专业学习的目标不只是学会,而是要学精,如果不用心去学,练习再多都是徒劳的。”

附中招生竞争非常惨烈

备战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不仅要专业拔尖,文化课也非常重要。苗正告诉记者,从四年级休学开始进行专业训练之外,他也给儿子聘请了文化课的老师进行一对一辅导,一直坚持到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选拔结束,除此之外每周都还有视唱练耳课。

今年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初一年级小提琴专业面向全国招生16人,其中录取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学生12人,社会考生只有4人。爸爸苗正说,竞争非常惨烈,有的孩子为了能够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都备考两三年,儿子这次备考一年就能够通过,是他用勤奋和努力换来的。

在采访中,记者注意到苗正的眼眶始终是湿润的,特别是回顾儿子备考这段经历,爸爸苗正多次哽咽,更是多次提到心疼儿子。苗正说,要想让儿子在专业的路上走下去,父母必须狠下心来,而且对孩子来说,家长的陪伴特别重要。“小孩子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要逼的,但如果你只是严厉地打骂,其实没有用。家长和孩子一起学,一起向一个目标努力,他才会信服你。”

除了大量练习之外,苗瀚文父母还非常注重孩子的舞台经验积累,经常带他参加正规的专业比赛,不断锻炼孩子的舞台表现力。“比赛不仅可以开阔眼界,给孩子展示机会,而且也可以练就他的胆量。”

和其他同龄孩子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相比,苗瀚文的生活当中只有练琴和学习,每晚睡觉前看一会儿课外书,就算是休息了。苗瀚文的勤奋、懂事和过人的天赋让父母感到欣慰,虽然他也有累得不想练的时候,但从没有说过“我不练了”之类放弃的话,父母心疼孩子,偷偷掉过眼泪。但是为了共同的梦想,所有经历过的苦痛折磨,他们一家人都咬牙坚持下来了。

苗正说,被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录取,只是儿子万里长征的第一步,9月份之后他和爱人还会在北京陪伴儿子进行专业学习,希望儿子能够站到更高的舞台上。对于即将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初中一年级开始新的学习生活,苗瀚文说,他很喜欢小提琴,会继续努力,圆自己的音乐梦,成为一名优秀的小提琴演奏家。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