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起寻找徐州汉画像石中的兔子

来,一起寻找徐州汉画像石中的兔子

2023年1月22日(正月初一)进入农历癸卯兔年。我国兔文化历史源远流长,兔子在国人眼里是天降祥瑞的使者。兔子繁殖力极强,常被古人视为多子多孙、家族兴旺的象征。在中国古代文物中有许多兔子形象,徐州汉画像石中也有许多兔图像,带着美好的寓意。

今天,让我们一起跟随徐州汉画研究学者寻找文物上的兔子。

捣药玉兔,寓意长生

徐州铜山苗山汉墓出土炎帝升仙图,画面上方刻一月轮,其中就有玉兔。玉兔在月宫中欢快地奔跑,蟾蜍则四肢匍匐卧地。

玉兔出现在月宫,最早见于屈原的《天问》:“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顾是蟾蜍,菟即是兔子,意思是蟾蜍、兔子到了月亮的肚子里,对月亮有什么好处呢?《太平御览》引晋代哲学家、文学家傅玄《拟天问》:“月中何有?玉兔捣药。”因此,后世常称月亮为玉兔、兔轮、兔魂,称月影为兔影。

睢宁县张圩出土的汉画像石月宫图,上刻西王母手持仙药坐在榻上,两只玉兔忙碌着捣药,它们身边的蟾蜍正在将捣碎的药末滚成药丸,西王母展示着制作好的仙药。

汉代人祈求长生不死,幻想能够像神话中的嫦娥一样,吃了长生不老之药羽化成仙。传说中的西王母掌管着不死之药,吃了可以长生不死,为其捣药制作不老仙丹的是两只玉免。

玉兔由于长年待在西王母的身边,不仅拥有制造不死药的能力,同时也能够长生不老。因此,墓中汉画上描绘西王母和玉兔,目的就是为了让死者能抵达长生不死的神仙世界。在徐州出土的汉画像石中,玉免捣药的形象很多。如铜山茅村北洞山出土的西王母、车马出行图,上层刻有西王母仙界图像,在西王母右侧便站立着两只捣药的玉兔。

在汉代画像石、画像砖中,为西王母捣药的兔子或跪或站,一手扶药臼,一手握药杵。在西汉时代的乐府诗《董逃行》中,讲述某人登上神圣的五岳(指渤海之东的五仙山),向神灵请求延续生命的方法,“玉兔长跪捣药蛤蟆丸”,玉兔所捣制的“蛤蟆丸”正是不死药。

守药遇袭,有惊无险

铜山蔡丘出土的猎鹰啄兔图中,一只猎鹰脚踩在玉兔的头上,啄咬玉兔。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藏的朱雀乐舞图,画面分为三层,第一层刻一对朱雀昂首展翅,口衔连珠,脚下踩着一兔,兔作惊慌失措状。

古人认为,玉兔是仙药的制造者,对一心想长生不老的人来说,获得仙药就是人生最大的理想和追求,所以就有了胁迫玉兔、玉兔守护仙药的情节。

在睢宁九女墩出土的玉兔守鼎汉画像石上,就有玉兔奋力守护神鼎仙药的场景。画面上层为天国仙界,画面中间刻一神鼎,两旁有神兽夺鼎、玉兔守护,鼎内有炼成的丹药,两只生有羽翼的神兽向鼎扑来,玉兔在奋力反搏;画面上部刻一“九穗禾”,嘉禾旁有一对凤凰,左上角有一九尾狐,右上角刻一麒麟。画面左右还刻一对祥瑞符号,中间为圆日,四边为半月,意为日月合璧。

汉代,以西王母为主构成的昆仑山仙境,簇拥着玉兔、蟾蜍、三足乌、九尾狐、牛首或鸡首人身的众多神灵,玉兔作为仙境重要成员,构成了汉代的神仙谱系,不仅会出现在汉画像石上,还经常出现在画像砖、画像石、壁画、青铜摇钱树、铜镜等的图像上。

玉兔形象在汉代盛行,是与当时社会上弥漫着一股追求长生不死的风尚有关。人们渴望进入祥瑞纷呈、各种神灵护佑、能羽化升仙乐享生活的天地境界,符合他们祈求灵魂不死、飞升仙界的思想。

可食可贡,大而肥美

玉兔是一种祥瑞的动物,有祥瑞吉兆之意,玉兔图像背后是人们对生命美好吉祥的祝福和向往,寄托着人类对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但在汉代,兔子在画像石中也会被描绘作庖厨图中的食物或者狩猎图中的猎物,反映了当时人们的饮食情况。

沛县栖山镇出土狩猎图刻有古代人们狩猎生活的场景,其中有用大网捕猎野兔的画面。在中国传统社会生活中,兔子一直被当作一种肉食,《诗经·周南·兔罝》云:“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说的是这种设置大网捕捉野兔的情景。

猎兔自古有之,《孟子·梁惠王下》记载:文王之囿方七十里,刍荛者往焉,雉兔者往焉,与民同之。意思是周文王的园囿方圆七十里,但是,周文王不私,允许百姓进入其中砍柴和猎杀野鸡、野兔。

古人常把兔肉做成烤肉、兔羹、兔醢等,《诗经·小雅·瓠叶》描写了炮制兔肉的方法:“有兔斯首,炮之燔之……有兔斯首,燔之炙之……”所谓炮,意思是炮制,具体是用泥包了兔子煨烤。所谓燔,是直接在火上烤。所谓炙,是把肉挂起来熏。《礼记·内则》记载的兔羹、兔醢,都是用兔子肉制作的食物。

兔子可食,也可供奉作祭品,且要特意选用肥美的兔子。《礼记·曲礼》记载,“凡祭宗庙之礼,牛曰‘一元大武’,……兔曰‘明视’。”孔疏云“兔曰明视者,兔肥则目开而视明也”,即是说祭品兔子要选用肥美的兔子。

文/图 杨孝军 统筹/张瑾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