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将给家政业带来什么新气象?服务水平越来越专业化

“90后”将给家政业带来什么新气象服务水平越来越专业化

家居保洁、整理收纳、育婴育幼、养老护理……随着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新型城镇化、社会分工细化等社会进程的发展,家政服务如今已经成了许多人生活中离不开的刚需,为一个个家庭“雪中送炭”。

在过去,从事家政行业往往被认为是40岁以上中年群体的选择。而现在,“90后”也开始深度接触这个行业,有的人甚至已经从事5年以上。

顾客需求越来越多样化

今年32岁的崔勇剑接触家政服务行业近10年,也见证了这个行业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因为家人的关系,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医院里服务病床上的老人。“当时是2012年,我年龄还比较小,干着干着就受不了,鸡毛蒜皮的事太多,没有经验去处理,也不知道去哪里学专业性知识。”

因为受不了周围人的闲言碎语,不久之后崔勇剑就转行了。但几年后,他再次察觉到家政这一行的巨大潜力——年轻人往往更愿意把时间用在“刀刃”上。“年轻人讲究‘专业的事要留给专业的人做’,他们负责赚钱养家,家务活就留给我们这些专业的人来做。”

经过实地考察后,2018年崔勇剑再次投身家政行业,与合伙人共同创办了彭城好帮主家政公司,承包了徐州市近200个小区的家政服务。“几年下来最大的感受就是,大家对家政的要求从过去的‘有没有’转变为现在的‘好不好’,这行越来越有挑战性。”

日式保洁、家电清洗、清洗养护、空气治理、整理收纳、养老育婴……随着市民需求提高,家政业务越来越多元化,分工越来越精细,对从业人员专业素养要求也越来越高,仅育婴师业务范围就包括喂养婴幼儿、照料婴幼儿、婴幼儿启蒙早教、婴幼儿行为培养、婴幼儿健康预防和家务辅助六项,服务形式分为钟点、白班、住家等。

“以往拎桶上门的阿姨已经不见了,现在都是统一制服和背包。”崔勇剑说,从业人员不仅形象更职业化,使用的工具也更专业化,“以前一块抹布可能要用好几户人家,现在我们普遍用的是七彩抹布,对应屋里不同的空间。背包里的工具价值少则七八百元,如果是清洗家电的工具则要五六千元。”

崔勇剑认为,家政行业虽然门槛不高,但是对技术水平和服务态度要求极高,所以他在招聘时也会特别注意应聘者是否具备吃苦的品质和乐观热情的性格。

“保洁员一个月工资普遍在8000元以上,好一点的育婴师工资在万元以上。”高需求的背后,是家政从业人员薪资水平的提高。目前,崔勇剑打算继续拓宽新的业务,“如果家里有过寿、求婚、生日等宴会需求,我们还会进行团队作战,一起布置会场、准备美食、司仪主持、全程摄影、制作影片……结束后再还原屋内原貌。”

从业人员越来越年轻化

“老板,今天拍的内容绝对好,包你满意!”记者和崔勇剑正交流着,一位穿着卫衣的年轻小伙风风火火进来了。

“这是我们公司最靓的仔。”崔勇剑指着小伙,笑着告诉记者。小伙名叫王营,出生于1992年,也是目前彭城好帮主最年轻的一线员工,“不过很快就不是了,下周我们计划去徐州开放大学招聘,那边新毕业的一批家政系学生,年龄大多在94—96年。”

崔勇剑介绍,目前公司采取员工制,从事一线工作的职工近90人,男女比例为3:7,主力军是“85后”和“90后”,其中“90后”占到了一半以上,“以前招收的员工以高中或中专为主,现在招聘起码是中专以上了,实际上他们中不少是大专学历,一些岗位的负责人学历在本科以上。”

做过婚庆化妆、外卖员等工作后,今年年初王营将目光投向了家政行业。最初,他到公司从事的是精细保洁工作。

“我以为在这工作的年龄都很大,已经做好了‘自闭’的打算。来了才发现同事都是同龄人,工作之余有更多话题,交了不少朋友。”超乎王营想象的是,他是经历了严格的培训和考核才如愿上岗的。此外,公司每个季度还会将他们召回公司,进行整理收纳、养老护老等方面的业务培训,同时还会为他们定期心理疏导。在今年徐州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举办的家政服务职业技能竞赛中,同事周雷取得了第三名,听说优秀选手可以代表市里去省里参加比赛,这也让王营对自己的职业充满信心。

“这行缺口很大,可以说是个朝阳行业。只要不怕脏、累,认真学习技巧,都能干好。”有机会、有市场,自然就会有新生力量的加入。王营认为,相比之下,年轻人的确更有优势,“年轻人在技巧学习上掌握得更快,也更有朝气,而且请家政保洁、育婴服务的人在三四十岁年龄阶段的人更多,所以没有代沟,沟通起来也没什么难度。”

王女士处在“80后”的尾巴上,今年才33岁的她已有4年月嫂经验。虽然自己有两个孩子,有一定带孩子经验,但是在工作过程中依然受到不少质疑,“月嫂不同于保洁、收纳,可能大多数人还是会觉得,年龄大的带过的孩子更多,经验更丰富。”

不过这两年王女士明显感受到了大家思想的转变。“年轻也有年轻的优势,比如我们对新知识接受程度较高,和宝妈沟通也更顺畅。比如我现在服务的宝妈,她就说之前的阿姨总是试图用经验说服她,对方年纪大也不好多说什么。”至于职业规划,王女士坦言自己没有想太多,“目前来说收入是满意的,工作的环境也比较单纯,压力没那么大。”

而王营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则更清晰。在做了半年保洁后,公司认为他头脑灵活,又懂电脑技术,便给他报了一些课程,现在他已经转型为公司的自媒体运营人员。“我刚刚就是拍片子去了。现在公司讲究员工创客化,我也想努力之后做分公司的代理人。”

服务水平越来越专业化

“我和老公一个是邳州的,一个是睢宁的,父母只能每年到我们这小住一段时间帮个忙,毕竟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平时做家务还好,但带孩子是个大问题。”市民张颖萍夫妻双方工作都比较忙,所以请了专职保姆,“主要是接送孩子,然后做点饭和简单收拾家务,一个月大概3000元,还是比较满意的,省了我们不少事儿。”

随着当下许多年轻人的观念转变、收入水平增长,以及工作、家庭难以兼顾的客观状况,月嫂、育婴师、保姆等家政服务逐渐被更多人需要。

11月1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2022年第三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其中家政服务员位列前十。

崔勇剑介绍,员工制与中介制是目前家政行业的两种主要商业模式,包括中介公司在内,徐州从事家政服务的公司在2000家左右。如今的家政服务已经不只是传统的家务劳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以及相关扶持政策的出台,带给这份职业的是管理方式、专业程度、精细发展等方面的更新。

智慧家政,这是崔勇剑反复向记者强调的四个字。顾客只需要通过微信小程序,选择自己需要的服务进行下单,后台会在48小时内进行派单。以家居保洁为例,家政服务人员会先到顾客家中进行验证,询问具体需求和禁忌,提供定制性服务。此外还设置了督导、回访等服务,方便及时了解顾客需求。

“少数家政服务人员固然可以来源于熟能生巧,但通过职责教育来提升服务技能规范和职责伦理才是主渠道。”家政从业人员小吴上完培训课后在朋友圈感慨,要想在这行长久发展下去,必须不断学习,取得相应的资格证书,不断精进自己。

“家政行业原有的一次性消费留客率较低、质量缺乏标准、从业者水平参差不齐,如今信息化评价机制的建立也在倒逼我们凭借专业与服务建立起良好的口碑。现在我们留客锁客力度在80%以上。”崔勇剑说。在经营的同时,崔勇剑也不忘带着员工开展公益活动回报社会,除了定期免费为业主提供清洗地毯、磨刀等服务外,他们还与鼓楼区残联合作,为残疾人提供就业岗位。“在他们能力和条件许可的前提下,培训他们上岗。像小区交付业主前,最后一个环节就需要彻底打扫,这个活就是残疾人能力范围内的,对他们来说可以多份收入。”

“家政行业绝不能等同于简单的打扫、做饭、带孩子,中间有许多技术含量。”王营真诚地告诉记者,“我们这行发展得很快,希望越来越多人能明白,职业不分贵贱高低,请多多尊重我们。”

记者 蔡洁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